这个31岁落选新秀,是对CBA选秀口号的最好诠释

 合一彩票注册页面     |      2019-08-12 10:34

竹中著名校友郑愁予在代表作《错误》一诗中曾写道:“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成力焕的篮球之路就是个美丽的错误,而在遇到交大男篮主帅陈忠强之前,那只是个错误,没有“美丽”。

大四那年,成力焕已经是“甲二”联赛的头号杀器,场均攻下“20多分,十几个篮板,将近10个助攻”,率领交大男篮队史首次跻身4强并获得“甲一”联赛参赛资格。有经历过那段时期的球迷在论坛留言:“(成力焕)在甲二完全是大人打小孩的等级。”另一位球迷更夸张: “那时候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一个人母鸡带小鸡,从1号打到12号。”

而就在几年前,面对父亲的反对,他选择的是绝不妥协。再回味高中时的“拧”和“倔”,他觉得可能是青春期叛逆在作祟。后来他的妥协,则证明了一句话: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既为过去的人活着,又为将来的人活着的民族。成博士当年在纽约的寒窗苦读,同样也并非仅为实现个人的抱负。

“我觉得我们也需要对父母亲有个交代,他们养活我们,肯定也是会有期待的。”成力焕说,“他希望我考研,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要求,我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是不合理的,那既然是合理的,我就应该去完成。我也知道他们是为我好,希望我未来如果打球不成功,至少有个研究所,把它念毕业,还能工作一下,生活不会差太远。”

投入主要精力在竹中练篮球,简直就像是拿前程跟命运进行一场荒诞赌局。

诚如陈忠强所说,成力焕若想有所建树,就必须改打后卫——想也知道,1米90的中锋在职业联赛里只有被对手按在地上摩擦的份。他必须从自己熟悉的禁区转移出来,成为一名控球手或一名射手。那一年,成力焕20岁,后卫技术,他得从零学起。

成力焕的整个生涯都在努力突破上限,篮球生涯如此,学习生涯也是如此,他总是能“苦心人,天不负”。然而这一次,真的太难太难了,与CBA一步之遥——这是他能在篮球之路上够到的最远距离。

从“甲二”逆袭到SBL,又从SBL逆袭到中国台北男篮,还险些逆袭到CBA,他的篮球生涯已无憾事。

“他们(指他的父母)可能不开心,但我也还是在做我觉得该做的事,这是我的目标,达成之前还有努力的空间,所以就更努力一点。”成力焕回忆说,“直到后来我选上中国台北队,他们才稍微能够接受一点,就是感到你的付出是有回报的,你真的有了一点点成绩。”

因为种种原因,他没能直接进入SBL联赛,而是在郑志龙(现任上海男篮助教)的引荐下,以陪练的身份进入了台湾大篮球队(今SBL富邦勇士前身),边读研、边寻找打球机会,过上了新竹、台北两地奔波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当然很累阿!但我就是不想放弃、不想输。”成力焕说。

成力焕是没有被选中的球员之一,对于他来说,选秀大会是对于篮球生涯的最后一次回望亦是最后一搏。他参加选秀之前就做了决定:如果失败,就退役,然后安安分分找一个工作,去履行对于家庭的义务。说走就走,未尝不是一种潇洒。CBA选秀大会是他篮球生涯的句号,却只是他生命的逗号。

如果不是篮球,成力焕会是一名教师或科技工作者,最差也会是新竹科技园区的一名上班族,薪水不比SBL低多少。然而,他却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险的道路,甚至于从20岁开始,他的生活里除篮球之外没有太多其他的事情。别人的假期有阳光、沙滩、海浪,而他的假期只有皮球撞击地面和篮筐的单调响声。

蛰伏两年之后,2014年,成力焕参加了SBL选秀,在第3轮第1顺位被台银选中,签下了为期三年的合约,职业生涯摇摇晃晃地上路了。他知道:“接下来的路才是更困难的。选到不代表什么,要打上球才可以。”

接下来,成力焕开始看球、模仿。可是,他在小学和初中都无缘加入篮球队,因为他所在的学校压根儿就没有篮球队。等到他升入新竹高级中学(下文简称竹中),才算是第一次有了加入篮球队的机会——首先得过父亲这一关。

其实如果成博士足够细心,或许能从成力焕孩提时的千丝万缕中找到他离经叛道的端倪。

教授的儿子不好好学习反倒去打篮球,这个行为怎么看都是离经叛道。其实更关键的在于,在竹中打球,真的有前途吗?

他11年的生涯要比其他球员短很多,但是他觉得很满足:“我爱篮球,用生命在爱,我本不应该走上这条不属于我的路,但还是因为这份热爱硬闯了11年。”他曾经感慨:“篮球,是多么迷人的一项运动,不管怎样,永远不要放弃爱篮球的那颗心。”而此刻,他却必须与它作别。接下来,他虽然无法再以球员的身份与篮球为伴,却必然会以其他的身份坚守下去。

1988年3月5日,成力焕在美国纽约出生。他的爷爷是一名教师,亲自为他选定了“力焕”二字作为名字,他的父亲当时则是哥伦比亚大学机械工程系的一名博士,生活拮据,只是埋头苦读。

在一个理论上已经定型的年纪寻求转型,更得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成力焕会在早上上课之前和晚上集体训练之后加练,凌晨5点半到体育馆投篮是他生活的常态,“倒是没有每一天都去,有时候也会累、会疲劳,就投个半小时、一个小时去放松一下,努力达到自己觉得满意的程度就离开。”而陈忠强也会对他进行一对一辅导,悉心雕琢他的运球和投篮。

小孩子不懂事,但为人父母的成博士不能坐视不管,他极力反对成力焕继续打球。然而,或许是出于知识分子的内敛,他在反对无效之后,并没有采取激进、粗暴的手段干涉成力焕的选择。篮球,成为了梗在父子两人之间的一块毒瘤,致使他们在未来多年的关系都不够亲近。

这次邀约,拯救了他的职业生涯,也大大缓和了他和父亲的关系。成博士也没有想到,这个当初“不务正业”的小子,竟然以这种方式光宗耀祖了。

从大一到大三,成力焕一直废寝忘食于篮球,功课落下很多。而且考研没有“体育绩优生”的捷径可走,他必须依靠实打实的成绩走过“300多人取6个”的独木桥,桥那边是全台排名第2的台湾清华大学,还有他的职业篮球梦。经过了七八个月、每天七八个小时的苦读,他最终如愿以偿。

成博士一早就给成力焕划定了人生道路:未来沿着父辈和祖辈的足迹,努力学习,成为一名教师或科技工作者。书香门第,耕读传家,中华文化又一贯“重文轻武”,还有什么比成博士的设想更美好吗?当然,前提是没有遇到篮球。

没办法,他只能复读一年。为了打篮球,他捡起了荒废了三年的功课,一头扎进了图书馆。尽管关系不睦,成家父子在执着、规划和执行力方面,还是颇有些家学传承。

——手中念了5年才拿到的硕士文凭,亦是拜篮球所赐。

这种高强度的加练,从此贯穿了他整个篮球生涯。

——而在此之前,为了延续篮球梦想,他高中复读一年考取了台湾交通大学(下文简称交大)的体育绩优生。大四那年,同样是为了延续篮球梦想,他青灯黄卷七八个月,以“300多人取6个”的概率考取了台湾清华大学(与交大均为台湾四大名校)材料工程专业的研究生,还“顺便”率领交大男篮队史首次晋级“甲一”联赛。

31岁,本该是一个寻求安定的年纪,而成力焕却选择了将一切推倒,去争取一个从板凳末段甚至CBDL打起的机会。为什么那些“年迈”的追梦者容易让人肃然起敬?因为他们在最不该幻想的年纪选择了幻想,而每一个时代都是由那些爱幻想的人推动的。

很快,他收到了来自海峡对岸的关注。成力焕深知,目前CBA联赛对港澳台球员名额的限制正在收紧,“以后有没有港澳台球员都不知道,就这一两年吧,再不来就没得来了。如果有机会,我当然希望来试一下。”成力焕说,他当即就下定决心要报名参加CBA选秀,并为此做了充分的准备。

2019年7月29日,来自宝岛台湾的31岁大龄新秀成力焕落选了。在潜力和年龄才是硬通货的选秀舞台上,作为本次选秀大会上年龄最长的球员,他的落选乃是情理和意料之中。但是,合一彩票注册页面他在追逐篮球梦想的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意志品质,却贴切地诠释了“你的上限,不该设限”这句选秀口号,甚至于,这句口号简直像是为他量身打造一般。

成博士对成力焕的学业要求颇高,他希望儿子能继承自己的衣钵,考入顶尖的学术型大学,因此他要求儿子必须在不影响学习成绩的前提下打球。结果事与愿违,进入校队之后的成力焕开始“放飞自我”,将大量时间放在了篮球上,荒废了学业,“跟篮球比,学习当然是枯燥的。自己放的心力大概是七比三吧,篮球七,学习三。”成力焕说。而此时,成博士已经是交大机械工程学系的教授。

交大博爱校区紧邻竹中,为陈忠强在露天野球场上发现成力焕奠定了基础。“他可能觉得这个小朋友不错,可以调教一下子。他可能看到了我在篮球方面的刻苦,不放弃的这种精神,比较鼓励我往这(职业篮球)方面发展。”成力焕告诉记者。在陈忠强的热切招募下,成力焕决定加盟。

从SBL总决赛结束到CBA选秀大会开始,其间有2个月的间隔,为了保持状态,成力焕请了私人训练师。除了日常训练,还针对“魔鬼十七折”做了针对性训练。“我第一天跑完真的是趴在地上了,我应该是合格了,但毕竟年纪大了,跑完真的很累。”成力焕告诉记者,“我就是想告诉大家,我是有能力的,不是随便就跑来,我是来打球的。”

为此,他的女友常常抱怨,“我就跟她说,我还想练一练,我觉得人能打球的时间很短,我就算能打,还能打多久?我现在31了,能打到33、34岁我就觉得已经很多了。”成力焕告诉记者,“我可能觉得自己还要加强吧,还是花比较多时间在加强自己。我起步晚,别人20岁进入圈子,我26岁才进入圈子,28岁才真正打上球,时间都很紧迫啦。”

可是,进交大又谈何容易?交大是台湾“四大名校(依次是台湾大学、“清华大学”、交通大学和成功大学)”之一,考取的难度就如同大陆的“清北复交”,即便他拥有术科方面的优势,也总得过了学科的分数线才能入读。可是他当时的学科成绩还差得很远——尽管他已经拥有了大约20%多的降分。

与台湾的高中篮球名校松山高中、南山高中、泰山高中和能仁家商不同,竹中是典型的以升学为第一要务的高中,背靠著名的十八尖山,走出了包括郑愁予在内的一大批文化名人,在新竹地区人人心向往之。竹中篮球队天赋贫瘠,当时身高仅1米8多的成力焕竟然担纲中锋,他们甚至连教练都没有,仅由一名非专业的体育老师带领球员训练、比赛。

这样一个篮球underdog,在SBL却缴出了令人惊喜的成绩单:29岁首次入选中国台北男篮,31岁坐稳俱乐部主力得分手,然后来到了CBA选秀大会。与他竞争上岗的年轻人有的甚至要小他一轮,他们有着光彩夺目的青春年华,而成力焕,从理论上来说,已走近篮球职业生涯的尾声……

据成力焕回忆,他的脾气从小就“比较拧、比较倔”,甚至有些偏执——这一点倒是跟他的偶像科比很像,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比如我一个东西吃不到,可能连晚餐都不要吃了。如果他们不给我买想要的玩具,我就坐在玩具店门口不走,哪怕他们假装走了——其实是在一旁躲着看我,我还是不走。”成力焕笑着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刚进SBL的时候,他打不上球,过得很苦闷,思考过后觉得,问题还是出在投篮。“我能防,有了投篮一定能打上球,如果把投篮练好就有机会。”他这么想,于是就定了计划:每天多投中300-500个三分球。最终,他从“找不到筐”进化成了以投射著称的球员。这是后话。

然而,进步是相对于他自己而言的,在旁人看来,他依旧是个普通的球员。家里人的意见是:“这个圈子你也接触过了,也让你去做了,显然做得普普通通,能表现的场次也不多,干脆别打了,去找一份工作。”进退两难之际,成力焕得到了中国台北男篮的邀约,征战亚洲杯资格赛和琼斯杯。

“每一天排定的时间一定要做学科,把自己关在图书馆,严格执行自己的计划。早上去,中午吃个饭,下午再去,一整年都是这样过的。”成力焕说,为了能跟陈忠强教练打球,他愿意接纳这件枯燥的事,2007年高考,他的成绩提高了将近40% ,成功过线,“尽管压力很大,也怕花了一年还是走不通,后来幸好达成了目标。”

接下来,成力焕转会台湾啤酒队。及至2018-2019赛季,他俨然已是队内顶级本土得分手。常规赛前7场,他的得分均超过双位数,台啤也取得6胜1负的优异战绩。到了赛季中期,他的场均得分仍能保持着队内本土球员前三。

他20岁才开始接受正规篮球训练,比“大帝”恩比德还要晚;23岁以“甲二(相当于CUBA二级联赛)”球员身份冲击SBL,26岁才在SBL选秀大会上被台湾银行队以第3轮第1顺位选中,正式开启了职业生涯。

*本文部分资料来自篮球笔记网站《成力焕 - 来自学术名门的篮球高材生》

“我就认为自己是个草根,从出来就是草根,到现在也是个草根。那草根球员,除了伤痛之外,能争取的机会当然得打。”成力焕回忆起那天的5V5比赛,“这么大的场面,很多观众在看,听说CCTV还转播,也许是我一辈子就一次的机会,真的蛮兴奋的。我就是要把握外线的机会,只要传到我这里,我就不犯错,毫不犹豫地出手。”

作者:赵环宇

左上角为台湾交通大学校徽 左上角为台湾交通大学校徽

1996年,成力焕8岁,此时他已经随父母在台湾生活了大约7年。也正是在这一年,17岁的科比以13号秀的身份进入湖人,“96黄金一代”正式登上历史舞台。那个年代的NBA,超星抱团还没有流行,大行其道的是针锋相对和寸步不让,观赏性登峰造极,也很快俘获了成力焕的心。

CBA公司董事长姚明在选秀大会前的致辞中说:“今天的选秀大会产生两个结果,可能被选中,也有可能有些球员没有被选中,但我相信这样的结果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句号,而是一个逗号。”

不难看出成力焕对这块场地的尊重和对这份工作的执着。除了体测和训练营,他还积极参加带有娱乐性质的1V1斗牛、选秀蓝队与夏季联赛富邦勇士的5V5比赛。在与富邦勇士的交手中,他三分球4投3中,拿到了全队最高的19分。但是他已经31岁,并没有多少球迷关注到他的表现。

交大是一所学术型大学,篮球一直处于弱势,队史从未晋级过“甲一”联赛。“在交大,你跟别人说以后想打 SBL,真的会被笑,但陈忠强教练没有笑我。”成力焕回忆起这位伯乐,依旧心存感激。陈忠强告诉他:“以你的条件,要打上 SBL 不是不可能,但是一定要转型!”

接下来,成力焕要挑战SBL了。其难度,就如同NJCAA球员挑战NBA和CUBA二级联赛球员挑战CBA。父母自然又是强烈反对,经过反复“谈判”,双方达成协议:“我跟他说,如果我可以证明我能够考上研究所(即研究生),那你就不要阻止我去打职业的梦。”这又是一个极限任务。

这种紧迫感逼着成力焕不敢松懈,逼着他不断上进。正如前文所说,他在投篮上下了不少苦工。到了2016-2017赛季,也是他在台银的最后一个赛季,他终于迎来了巨大进步,从一个苦力型的防守工兵进化成了攻守全能的得分手:常规赛场均得分首次超过5分,三分命中率达到36.4%。

撰文:赵环宇